Posted | 0 comments

当然没有死啦。。。而且,井上的漫画《浪客行》目前销量也已经过了6000万,连载十余年,也是相当成功的创作。只是相对巅峰的《灌篮高手》,没有那么知名而已。

其实井上雄彦连载sd的时候相当年轻,到他连载完了sd也才仅仅只有31岁,就直接攀上了漫画家的高峰。只是到后面井上就不太热衷做迎合市场的题材了,更多地是想做自己的内心。

为什么说sd之后井上就不太热衷做迎合市场的题材了呢,其实从sd的创作过程可以简单地八一下。

哦,先开看看井上活生生的样子,其实还是挺帅的:

先说一下井上这个人的背景吧,比较顺风顺水:

简单来说,在日本,想要成为漫画家的路径大致是这样的:成为一位漫画家的助手,助手负责画背景,贴网点,上色之类的工作;然后在工作之余画一些自己的作品,给杂志社投稿,如果你的作品开始在杂志上连载,那么恭喜你,你作为漫画家算出道了。如果你运气再好一点,连载漫画人气很高,就会有出版社找你来发行单行本。如果卖得再好,那么恭喜你,可能会有讲谈社,集英社等著名出版社来要签你。这时你快可以名利双收,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的小巅峰了。

我们幸运的井上,他的历程是这样的:

井上从小就喜欢画画,到了大学之后开始尝试把自己的画稿给杂志社JUMP编辑投稿,结果有一名编辑对他青涩但是独特的画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于是回了一封信。

这封信从此改变了井上的命运。
信的大意是这样的:你的风格十分生动,将来会是一名很有潜力的画家,你有没有兴趣来做北条司的助手?

当时刚刚考上大学的井上顿时激动难耐。要知道北条司是谁?北条司是当时日本最大的漫画杂志JUMP的王牌漫画家,他的代表作有《城市猎人》《猫眼三姐妹》等等,几乎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受到了市场上大批读者的追捧。

能当北条司的助手,几乎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机会,虽然说漫画家的助理一般都没有太多钱,刚好养活自己,做的事情也是画背景,贴贴网点这样的辅助性的工作,但是井上毕竟年轻,将来的路还长,跟着名师至少能学到不少东西。
于是井上在大三的时候就大学退学了,只身来到东京当了北条司的助手。

以上是井上的一个出道背景,先别嫌弃娜娜啰嗦,这个和他后来独孤求败追求个性化有很大关系。

SLUM DUNK 灌篮高手

虽然当助手十分辛苦,但是堪称漫画家劳模的井上还是抽出了个人的休息时间,开始自己创作漫画。他思来想去,决定用一个不良少年为背景,结合了自己一直以来喜欢的篮球,开始画了一部属于自己的漫画。当时为了吸引讨好读者,井上拼命地加入了很多校园搞笑的桥段,这部漫画1990年开始在漫画杂志JUMP上开始连载,就是后来风靡一时的《灌篮高手》。

当时的樱木花道第一版草稿:

对,看到这里为止,井上都是在刻意迎合市场的。

正如娜娜之前所说,最开始井上为了讨好读者拼命加入不少搞笑桥段,但是越是画到后来,人气越高,井上就开始越来越像顺从自己的本心来继续连载创作。他经常会用自己来推导樱木花道的行为,比如大战在即,如果是自己会怎么做呢?于是就有了樱木花道一个人看篮球录像揣摩竞争对手,一个人擦拭篮球的片段。所以灌篮高手越往后连载,“走心”和“热血”的内容越多,幽默的桥段越来越少。到最后的结局打山王工高,整体走的变成了走心路线。

当年美腻的热血美男们:

バガボント 浪客行

在结束了灌篮高手的连载后,和灌篮高手那样开朗,正面相对的,井上选择了更加深层、阴暗的宫本武藏题材,改编自吉川英治的《宫本武藏》,这时,井上已经转投漫画周刊杂志morning,在画风上,也有了经典的转折–如果说之前的画风还算符合大众审美,那么从浪客行之后,井上开始使用毛笔作画,不仅仅故事结构,连画风都开始遵从本心,有了一个360度的大转变。(当然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井上在洛杉矶打球手受伤,希望采用更好控制的毛笔,但是从井上自己的采访中时,他自己表示的是,毛笔更难控制,他是想挑战自己的画风)

井上用毛笔作画:

后期井上的画风有了明显的转变:

除了画风抛弃了在市场上已经很成功的SD时期的画风,在故事创作上也抛弃了市场已经验证成功的搞笑路线。(这个在SD创作时期就已经开始了),总之,这个时候,井上基本上开始抛弃市场,什么火,老子不喜欢就不做,老子只做自己。

所以后来在画浪客行的时候,也在故事创作上把自己往死里逼。

在井上雄彦的记录片《创作的秘密》中真实的记录了井上创作浪客行的过程。每一个交稿周期,都是井上在咖啡店“ネーム“(画分镜),然后工作室画草稿,最后是工作室定稿的一个过程。其中井上最重视的就是“ネーム“(画分镜),基本上态度可以端正到用电影那样细腻的分镜,每次画了改,改了画,包括台词,基本上是耗时最长的一个过程,甚至在交稿前一天都没有定他自己满意的分镜的情况出现。

另外,就是画草稿,如上面娜娜所说,井上舍弃了传统意义上的”美“,更加主动内心戏,就是人物表情的刻画。记得有一幕是画宫本武藏醍醐灌顶醒悟的表情,井上纠结了好几稿,最后定稿后,井上对记者不满意地说,其实他自己还是不太满意,觉得人物的表情没有刻画透彻,反而让人物不必要地显得帅气。这番话基本可以标明井上对美学的追求已经舍弃了表面,更沉淀到人物本身。不管市场是否接受,但求追随自我。

浪客行:

这样追求细节和完美的方式,让井上把自己也逼到了一个墙角。在连载浪客行的第6年,井上因为实在画不出宫本武藏不得不杀人的内心复杂戏,整整停止了一年的连载。井上在回忆这一年的时候说,那个时候人的精神状态十分焦虑,原来画画的时候喜欢听音乐或者是电台,但是到后来,只要一个激烈一点的音,或者尖利吉他的声音,整个人就头痛到不行,最后不得不终止连载。

休息了一年之后,浪客行继续重开连载,至今已经连载了有十多年,井上说想一直画到宫本武藏死为止。如今销量也已经突破6000万。

后来井上举办的《最后的漫画展》,在美术馆也是按照漫画的方式,让客人经过每一个地方,每一个不同的漫画分镜,最后组成一个完整的,宫本武藏结局的故事。最后的漫画展:

展厅内依然是一部完整的漫画剧情: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最后的一幕井上是画在纽约一家书店的墙上,宫本武藏凝视着远处的天空:

后来井上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说:如果这个时候我的生命停止,恐怕我是没有什么遗憾的了。

目前,除了浪客行,井上还连载了讲述残疾人篮球的《REAL》,他的漫画,已经逐渐舍弃偶像派,进入实力派的追求。

井上十分幸运,他不断挖掘自己的内心,从未刻意迎合过市场,但是却总是引起巨大的共鸣和商业的成功。而井上却对自己十分严厉,严厉到要求自己一丝不苟,不到要求自己从内心中发掘出更大的潜力。

他一边强迫着自己交出一份令自己满意的答卷,而另一边,是不用言语,就能读懂他拥抱他的浩淼的亚洲读者。

推荐一个井上雄彦的纪录片:井上雄彦创作的秘密,优酷上就有,不用谢。

最后的最后,对日本文化或日语感兴趣的朋友,推荐关注娜娜的微信订阅号“娜娜的日语教室”(微信ID:nanaclassroom)。╰( ̄▽ ̄)╮


还有《浪客行》《real》。
井上雄彦并不是没有热门作品了,题主的问题不成立。


抛开「是不是」直接问「为什么」的问题都是耍流氓。